南京莎莎保健会馆-南京SPA按摩、酒店按摩养生

南京莎莎保健会馆

本地资讯

联系方式

地 址:南京市区内可约上门服务
电 话:18626158050
微 信:18626158050
Q Q:

联系我们

本地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本地资讯
18岁那年我和农村妇女的暧昧经历
作者: 发布于:2018/6/30 18:47:02 点击量:

  如果不是18岁那年认识了她,或许至今我依然是村里的一个放牛娃。那一年我和农村妇女在树林里的悄悄做爱,刺激的全过程比偷情出轨还要紧张。

  这天早上,像往常一样我们几个聚拢在一起,商量着搞点什么野味吃吃。正忙得不可开交,突然,一阵清脆的笑声在我们背后响了起来,笑声刚落,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唷,这几个小鬼头到会找吃的嘛。随着声音,一个俏生生的小媳妇走近了我们。她边走边说:让我看看,你们吃什么好东西。哦,好大的一只野兔,给不给我吃呢?糟了,有人来分我们的东西了。

  这个小媳妇是我们村老宝的女人,叫惠莲,今年约有二十一二岁。说起来还是我的一个远房嫂子呢,她嫁过来的时候我还到她的新房中去压过床,不过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她来到老宝家后,老宝对她可好呢,什么事情都不要她做。她闲极无聊时也和我们一样吆头牛来山上放。

  我一边啃着兔子肉一边偷偷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俊俏的小媳妇,只见她椭圆的脸蛋红扑扑的,双眼眯眯的笑着,白嫩的脖颈细长,胸脯涨鼓鼓的,并且随着笑声上下晃荡,漾起了层层的波涛,单薄的衣服下,清晰的浮现出了两个深色的奶头和乳房圆溜溜的型状来。我不禁看呆了。我发觉今天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好看。

  第二天到山上,将牛散开后,我独自一人信步走着。耳边不时传来牛脖子下铃铛的叮咚叮咚的响声。牛性最老实,要啃完一片草地后才会慢慢的走上几步,因此上不怕它们走丢了。

  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还吓了我一跳:嘻,一个人躲着吃什么呢?随着话音一个女人从树棵中钻了出来。这不是老宝的媳妇惠莲么。真是冤家路窄,我的东西又要被她瓜分了。我在心里嘀咕着。

  大热的天,她走得满头大汗的,一身薄薄的衣服紧紧的箍住她那年轻丰腴的身体,也许因为热,她粉嫩的脸蛋红扑扑的,真像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

  我见是熟人,便打了个招呼:嫂子,你来了呀?她笑着说:是呢,吃中饭没有个伴吃不香;我来看看你们这几个小鬼在那点,找了半天才见着你,算了,不找了。她边说边走了过来,丰满的胸脯随着她的脚步上下颤动,极富弹性的跳动着;我看了一眼,就觉得满脸热烘烘的,急忙低下了头,我讪讪的问道:吃饭了没有?她说:啃了个包谷粑。又扫了我吃剩的骨头一眼后她接着说:还是你的福气好,天天有肉吃。我笑了:喏,这点还有一只,你给吃?她惊喜的说:是吗?真是太好了。说着,她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检起了剩下的泥蛋,剥去了泥皮递给了她,她毫不客气的接了过去,撕下肉就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我看着她贪婪的样子,只想笑。

  她将最后一条肉丝塞进嘴巴,仔细的嚼了嚼后香甜的咽了下去后,意犹未尽的嘬了嘬嘴:真香!我忍着笑说:你明天还来,我再给你弄好吃的。她顺口说:是吗?

  这时,不知何故,她衣服领口上的扣子脱开了两三个,露出了她白生生的脖颈,再往下一点是她白净的胸脯,胸脯上的肉鼓鼓的,中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沟一直往下延伸,再往下就被衣服遮掩着,只有鼓鼓的两座肉峰儿被衣服紧绷着高高的耸起。

  单薄的衣服勾勒出两弧美妙的曲线来。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好看的景致,简直就是天下一绝。我看呆了。看着看着,我的小弟弟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我想让他软下去,谁知不想还好,一想可就不得了,他是越来越硬,越来越大,最后害得我不得不弓起了腰杆,生怕漏馅。

  可是越怕的事越要来,正当我在极力的抵抗小弟弟的无法无天无限膨胀时,惠莲喊了我一声我却没有注意到,她看我的眼神不对了,才发觉我的眼睛一直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脯看,不竟好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你看什么?你看什么?我这时可真是无地自容,只有害羞的低下了头。

  她吃吃的一笑说:哦,我晓得了,你是中午饭没有吃饱,看上了嫂子的这两个大馒头,给你一个吃吃要不要?一边说一边爽朗的大笑。我抬眼看她的眼睛,满是笑意,正不知怎么回答,她又吃吃的笑了一声说:哟,看不出你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我看看你雄起了没有?说着就一把向我的裤档抓来,我是在劫难逃,硬邦邦的小弟弟她抓了个正着;这下轮到她吃惊了:哟,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倒有一件这么大的家私!而我的小弟弟她的手一捏,更是硬胀得又粗又长,硬生生的翘了起来。

  忽然我不知从那里涌出的一股勇气,伸出两手一下子将她抱住,她没有动弹,只顾抓住我的小弟弟不停的捏弄着。这下可要了我的命,没有几下我觉得不好了,有一股尿意涌了上来,小弟弟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一样,慌忙的推开了她,喘着粗气坐到了一边,她乐得大笑了起来,笑声停了过后,她站了起来,说:

  我走了,明天再来吃你。说完又是一通大笑,而后扭着圆圆的屁股走了。

  她走后,我找了一块有着浓浓树荫的松毛地躺了下来,此时日头正烈,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大地热腾腾的,我躺在厚厚的松毛上,听着山风把树枝吹得呼呼作响。这时正是睡午觉的好时光,老牛们这时也将草啃得差不多,一条条的躺在地上眯着眼打瞌睡;别天这时候我早睡着了,可今天不知为何我总是没有半点睡意,一个人在呆呆的想心事。

  一天的清晨,我又上山放牛。看着牛儿们欢快的自己去寻草吃,我又去打鸟。这天的运气也不错,才过小半午就打着了两只斑鸠,三只野鸽。正忙着糊泥巴呢,惠莲嫂就来到了跟前,不用说,我是早就盼她赶紧来。

  今天她穿了一件碎花布的衬衣,下边是一条黄裤子。衣服可能小吧,紧紧的绷在身上,纤毫毕现的勾勒出了她高高的胸脯和圆溜溜了屁股。人才一走近她就迫不及待的问:今天请嫂子吃什么?

  我扫了她一眼,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喏,在那点,还没有烤呢。她嘻嘻笑着说:我帮你!一边说一边去找干树枝,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些茅草做引火物。

  我不敢怠慢,赶快的将打到鸟儿全部糊上了泥。这时,一股清烟冉冉上升,惠莲嫂子已经把火生着了,再看惠莲忙得满头大汗的,我拿着糊好了的泥团过去,看见她红润的脸蛋上涂了几道黑道。看了直好笑,她见我笑就问:笑什么?

  我指了指她的脸,笑着说:你就像是一只花猫!她也笑了,抬起手臂胡乱的擦了几下;不擦还好,一擦更不得了,整块脸全部都花了。我更是笑破了肚皮。

  她将脸凑了过来,说:帮嫂子擦干净。

  我将手里的泥团放进火堆中,又用一些火灰盖好后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用她递过来的手帕慢慢的在她的脸蛋上轻轻的揩了起来,一边帮她揩脸一边仔细的看她,也许她热了,解开了衣服领口的扣子,让我有机会近距离的看清了她没有被衣服遮严实的胸脯上白里透红的肉皮,深深的胸沟两边饱满的嫩肉细腻光洁。

  这时天已近正午了,我们忙着烘烤各自带去的食物。我带的是包谷粑,而她的还是四个鸡蛋。

  一切就绪,我们开始了丰盛而简单的午餐。我啃了个粑粑,又吃了一只烤熟的斑鸠,惠莲嫂递了个鸡蛋给我,在接她的鸡蛋时我的手无意之中碰到了她的手,一股热浪犹如电流一般的从她的手上传到了我的手上,我觉得全身麻酥酥的,心里痒了半天。

  我一边吃一边控制着心跳的看惠莲嫂,只见她正抓着一只鸽子,撕一条肉蘸一下佐料,然后放进嘴里,细细的碎米牙咯吱咯吱的嚼着,肉吃完了还咬碎啃剩下的骨头,吱啦吱啦的吸里边的骨油。这时我觉得惠莲嫂可爱极了,你看她歪着脑袋,扬着红扑扑的脸蛋,一副娇憨的俏模样,脸蛋上不时显露出浅浅的两个酒窝;我的视线悄悄往下移,脸蛋下是她的脖颈,上边的皮肤细腻粉嫩,再下去是她的胸脯,身上的衣服绷得紧紧的,解开了几颗扣子,从衣服的缝隙中可以隐约的见到她里面穿着的汗衫,汗衫是白色的,圆领我正忘情的看着,惠莲见我手中拿着鸡蛋不吃,只是呆呆的看她,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娇羞的红云,我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的妩媚所深深打动。

  惠莲嫂见我依旧迟疑,笑着邀请道:男子汉,上!我热血一下涌了上了心头,早就按捺不住了,小弟弟也在嘣嘣跳着,并且硬了起来。这时她的一声令下,我就像一只出山的猛虎一般的向她扑去,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肩背,下巴抵在她的头发上摩娑,从她的头上,我闻到了一股甜丝丝的香味。

  虽然交往了这么久,但我们一直保持地下的关系,因为她父母都很传统,所以我们的事一直都瞒着双方的家长,大四毕业那年的我们,因为我的工作原因(工作是内定的,但是要到年底才能上岗),而她选择了继续读研,所以将过上两地的恋情,也正是这个原因,她要求我回去见家长。也就是大四的那个暑假里故事发生了。

  南方的暑假就是一如既往的闷热,但在她家却完全不同,因为她家是住在半山腰上的,她家条件其实不错,在山下不远的镇上还有一处房子,但她父亲说喜欢这样的环境就一直没有放弃这块祖地,反而是用生意上的钱在这半山腰上修起了一个2 层小别墅。大多时间都是住这边。(她父母都是做茶叶生意的。)

  她的父母,还有一个大她3 岁的姐姐(未婚,而且是刚失恋,也是因为两地恋爱,苦苦相恋了5 年,毕业后坚持了3 年多,但最后还是分手了)所以大姐是不看好我们的,也是我主要要克服的一大难关,然后就是一个小她2 岁的妹妹(完全一个调皮鬼,跟她两个姐姐天地之别。大姐比我女朋友还是好点,我女友完全就是一个乖乖女,所以我们才会地下这么久)。至于三个美女的具体尺码之类的我就在后面的细节里面好好描述吧。

  因为之前就已经打好招呼说我要去她家,后来才知道,她们全家都还为我的突然出现开了个小型家庭会,毕竟以女友的性格,突然就抛出一个交往5 年的我,确实有点小突然。开始我还以为她家的房子就是那种小农村的2 层小楼,但走到楼下才发现,原来不是,明显是有特别找设计公司做过的。山路确实难走,他爸是骑着马下去接我们的,他家养了两匹,我跟她一匹,伯父带着行李一匹。

  一进家门,老三已经在从里屋跑出来看我这个新人了,门一打开,就看到她立马停住了,看到我就是一阵坏笑,就喊姐,形象方面勉强打个9 分吧,就是有点黑,我叫*** ,你叫我老三就行,我是不是就该直接叫你姐夫了啊?,一个高挑,短发,纤瘦的瓜子脸美女。这就是老三,她明显比她姐要瘦了一圈去了。穿着一个小碎花连衣裙,一副可爱的模样。

  这还没进门呢,这么突然,我完全就是一头雾水,我女友推了我下这是我三妹,你以前见过照片的,我这才反应过来,三妹好。尴尬的回了一句。

  只见老三立马就扑哧笑了出来,说了叫老三就好,二姐,看来你也带回来一个闷油瓶啊。

  妈和大姐呢?女友没有太理会老三的玩笑,淡淡的问了句。不应该说淡淡的,就是很优雅的那种,她总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这样的状态。

  随后就从走道里传来了声音,回来了啊!,是伯母,我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旁,然后就一脸堆笑的上去喊了声伯母好!,她妈先是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好。来赶紧屋里坐,到我们家来是挺不方便的,山路没累着吧?,我笑脸又推起来没事,没事,骑马很好玩。呵呵

  晚饭时才知道,原来大姐在山下的镇上住,就在镇上银行上班。今天听妹妹会回来,晚上再上来,而伯父伯母因为茶厂出了点工人事故,说是工人打架了,两个人要立马下去处理,一楼有一个房间,是伯父伯母的,楼上是三间,一人一间。

  老二,你今天跟你妹睡,小王就先睡老大那屋,等会我们下去时就让老大她别回来了。你的房间前断时间你爸拿来当杂屋放了些茶叶,有股味道,明天通通风小王再睡过去吧。哦,还有我们可能今天晚上也都不回来了。

  话语间完全没有让我跟女友同房的意思但其实我们都已经同居块两年多了。我们都满满的答应了。饭后不久他们两就匆匆出了门,看伯父的表情事情貌似挺严重的。

  屋子就剩下我们三人,老三上来堆笑道姐,今天你们两睡老大的房间吧,我可不想跟你挤一张床,我习惯一个人睡了。反正爸妈都不回了,等明天房间腾出来你就跟老大睡去。女友也没说太多,就只是嗯

  了句。然后拉我上了楼,那我们就先休息了,一天都快累闪了

  女友是天蝎座的,很明显的天蝎座,在平时都很镇静,但在我面前,她就是一个彻底的小骚货,这时我早就料到她是要干嘛了。我确实是累了,随便冲了个澡倒床就要睡着了。等她洗澡回来,我都已经打起小呼噜了,然后就被她从浑浑沌沌的状态推了醒来宝宝,宝宝,我们爱爱吧。嘿嘿

  我这睡得正想呢,今天一天路程这么累了,不要了吧,何况这是你姐的房间,虽然换了被子但也不好吧

  就不啊,我就是想在我姐的床上试试,赶紧的,不然明天就没机会了。宝宝

  我这边实在是招架不住了,勉强爬了起来,喝了口水。

  这么累,就算我勉强答应你起来,下面的爷也不会起来的。我一脸无奈,指了指软软的裤裆。

  呵呵,收到,你等会啊女友一个坏笑,穿着睡袍就跑出了门,听拖鞋的声音她应该是去了她的房间,我们行李都在房间放着。

  啪,啪,啪女友推开了门,然后一脸坏笑的冲我放出她那淫荡的笑。

  我两手一摊,表示不理解,也表示没反应

  这时女友慢慢的解开腰间的睡袍带子,两手顺直缓缓地垂下,睡袍由她身上如丝般轻盈的落下,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另有玄机,这时的女友穿着竟是一个全透明的吊带丝绸睡衣,内裤是那种细带的蕾丝。顿时气氛就完全变了。一头齐胸的卷发隐隐的遮在胸前,随着她的扭动,两颗粉嫩的乳头在落地灯的映射下更让人冲动,说实话,女友的腰并不细,但这因为这条丝般轻的内裤并没有像一般内裤一样把肉捆得紧紧的,这样自然的腰身要美得多。

  女友已经观察到我的惊讶了,这套衣服也是她特意给我准备的,但确实是一个大惊喜,对平时穿得很保守的她来说,这样的飞跃确实有点太突然了。

  我也毅然被这一举动打消了所以困意。下面的橡皮,依然变成了一支小钢炮。

  女友用极大的幅度扭动着腰身,迈着模特猫步向我逼近,平日里要这么走我会笑话死她,但搭配这样一身着装,下身的反应已经完全暴露了此时此刻澎湃的我。眼睛专注于她扭动的臀上。

  走到床前,女友像猫女一样,软软的爬上我的身躯,(吹的是自然风,床上就一张毯子,题外一句,那里的夏天夜晚的风真的比空调要强上百倍。)掀开我身上的毯子,脱去我的衣服,我就想一只任她宰割的小羔羊,傻笑着看着她,她明显已经完全感受到我强烈的反应,一脸的自豪好戏在后头呢然后双膝跪到我的枕前,左手下去握住了我的钢炮,右手拉住内裤往上提,勒住了下身,一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阴经,一边扭动腰身给我展示她的下身。

  没一会儿,我就开始伸手去抓她的那对大奶子,她推开我的手,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继续坏笑着,然后做了个嘘的手势,堵住我正要发言的双唇,然后一跨右腿,骑上我的身子,但是是背对着我的哦我开始以为是要69式的,没成想,她缓缓地往我脚的方向移动,然后屁股到我阴经的位置就停了下来,俯身下去双手撑床,这时的我也明白她要做什么了,一眼看过去,身上一个圆润白皙的屁股,正扭动着揉动我的阴茎。而那条内裤的点缀更让我神魂颠倒。

  怎么样?女友有点小骄傲的口气首先打破了沉静,不说话还好,这一说,我开始喘气了粗气,嗯,宝宝真厉害,好热,嗯,嗯我想我已经开始有点小失态了,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一个龙爪手就抓住了两片肥臀,嘴里也放开了,想女人一样嗯嗯起来。不一会,女友停了下来,回过头来这样的程度你就忍不住了呀,也太没定力了呀,这要放你一个人出去工作我还真不放心了。

  不会,不会!!!,我就爱你一个,这不是您突发奇想要给我当天皇上吗,平日里我都是您老忠实的奴才我竟然还贫嘴了起来。

  哼,这还差不多。接着一只手把内裤侧边的带子慢慢地拉起来,然后嗯的一声,示意让我来完成拉开内裤的任务。

  我伸手拉开丝带,内裤飘然落下,女友这时也转过身来,看来是要用男下女上了。

  没想的是,这时女友的下面也早已泛滥成灾,看来这次的表演也对她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刺激

  但是就在此时此刻,更没想到的是房门竟然打开了,女友还没来得及脸红呢,第一反应就是立马拉上身旁的被单,能盖多少是多少了。推门进来的正是姗姗来迟的大姐。她可能没察觉到房间内的异样,也可能是想给我女友一个惊喜,霞,我回来啦—— !

  但是走进门还没几步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这时我也完全是一片空白,而我的小钢炮还在床单的保护范围以外呢,女友立马推了下我,我也顿时傻了眼了立马托起被子往我上身盖。但是盖上了也顶多就是个帐篷样式而已。没有多少能遮掩尴尬的气氛。

  打扰你们了吧,我拿点东西就走然后东西也没拿转身就出门了,然后就是楼道里传来一声呐喊老三我也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说实在的,后来回想起来,就刚刚几秒我的记忆里连她姐的样子都回忆不起来,穿着打扮也完全没了印象。但我察觉到一个很细微的眼神,就是她姐盯着我的阴茎看了有一会儿这时身旁的女友已经快要哭了,一头扎进了枕头里面,两腿拼了命的一阵乱踢。我也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其实我就这么一弄我的性欲反而更强烈了,但是这种时候还继续去惹老婆那完全就等于给自己判个死刑

  许久,我也不知道老婆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就记得我拼命劝她,然后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2 点了,是被尿意弄醒的,梦里还在拼命尿,而尿不出呢。清醒了一会,看了看身边的女友,睡梦中的她明显还皱着眉,看来晚上的事一定对她打击很大,顿时我有点小感伤,真想找个什么办法把她劝住。

  起身下楼上完厕所,因为女友的事我也没了睡意,找了灌啤酒往客厅走去,没想到客厅还有电视的声音,以为是老三,毕竟也只有她能这么晚还在看电视。但是走近一看,竟是一头长发身子立马就是一个激灵不会吧(你们懂的)这时那个女人也察觉到我的存在了,转过脸来,一看是我,刚开始是一脸尴尬,但不明显,立马就沉着了气。

  哦,我是霞的大姐,你也跟她叫我姐就行了一个发型跟脸型完全跟我女友一样的,但明显比我女友要老练的一个女人转身站起来对我说到。

  这个女人完全就是我女友的成熟版啊—— !那种气质是我女友没有但是有急需的。但这不是一时能练就能学得来的,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女人味比我女友刚才故意演出来的妩媚要更强烈得多。

  哦,我停顿了下,玉姐直接叫姐明显有点不适应。这么晚了还在看电视啊?你也失眠了吗?这种挑逗的语言我没想就说出来了,一个想要好好聊聊的架势。拿着啤酒走到茶几旁的单椅坐下,这时才看见大姐的全身,她穿的是个小吊带,外加一个碎花小短裤。

  个子跟我女友一般高,身材也是那种圆润型的,胸前的乳沟深得那么美,皮肤也是白嫩得出水的那种,走近了看才发现原来跟女友也不是那么的相像,仔细一看还是明显看得出是两个不同的人,但也一眼就能知道是两姐妹的关系。

  没有,我不习惯跟老三睡,也不想睡父母的房间,就打算在这猫一夜得了。

  顿了顿你就是小王啊,其实我是唯一一个在今天之前知道你存在的人,看来你比照片上要帅啊。看来她们两姐妹关系不错,也难怪今天女友敢在她姐的房间动土呵呵,哪有哪有我赔笑到。怎么?你睡不着吗?她又问道。

  哦,我没事,白天一路上睡得挺多的,所以这一醒来就没睡意了其实我这头正困着呢。

  要不这样吧,你去陪霞睡吧,我正好看电视打发下面的时间。

  玉姐想了想,好吧,那你盖着被子,晚上冷别着凉。微笑的把她身下的毯子递给我,起身要走。

  哦,额今天的事你等会跟霞好好谈谈,她挺在意的。

  我冒出这么一句,摆明的勾引她啊说完就后悔了,但是我当时的初衷完全是想让女友能好受点。

  话题一打开,玉姐也开始尴尬了起来是吗?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的,是你们多想了,我回头跟她说说吧然后有点小女人的转身就上了楼。

  听着她远去的脚步声,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照到脸上了,肚子一阵饿,想抽根烟清醒一下,摸了半天没找到打火机,等清醒起来,才想起来自己在女友家,这要被她父母看到多不好,立马起来整理,一看表已经快中午了,但是整个屋子都没其他声音,貌似都出门了?—— 心想,不应该啊,去洗漱,听到厕所有水声,我就试探着喊了几声。

  进来吧,我在里面洗澡呢。听到这一句我当时心里就是一麻,这是玉姐的声音,她这是?摸索着看了门,这才想起来她家的卫生间洗漱和洗澡的是分开的,这时,洗澡间的门打开了一道小缝,是玉姐,白皙的肩膀还在滴水,就光看到这么点就已经开始心旷神怡了,但是更没想到的是她这时胸是整个贴着门了,(门是那种磨砂半透明的,就是里面能看到外面,但外面只能看到里面的影子的那种)

  这么一贴,整个乳房就完全清晰可见了,乳头有点黑,但是这么一看就知道胸是肯定有料的,小王,起来了啊,早上霞还叫你来着,你肯定是太累了,就干脆让你多睡会。她们两就先去山下外婆家了,我给你做了早餐,在厨房,应该还热着,吃完我们也准备下山吧,还能赶上午饭。我洗完,再打扫下就出门。

  哦,那我洗漱完就去吃早餐这时我立马转过身子去,因为下面的钢炮已经把睡裤都要顶破了,一边弄着牙膏一边说还有,玉姐,你昨晚房间见我的打火机没?我想应该是掉你房间了我一抬头,发现玉姐正透过镜子看着我,我这才发现,镜子里的效果更夸张,整个钢炮都快到90度了。




上一篇:南京警方持续掀起“打传风暴”

下一篇:没有了!